• 刻字服務 (開箱文)前陣子買的刻字筆來了
  • 百樂刻字筆 看完才知道刻字筆有這樣的…@E@
  • 客製化刻字筆 看完才知道刻字筆有這樣的…
  • 客製化刻字筆 在煩惱要送什麼,刻字筆好嗎?


  • html模版人民網—中國留學生犯罪引發形象危機缺乏管教成誘因
    “go home”,在新西蘭,當一個中國學生單獨走在路上,他會聽到當地人這樣朝他喊,類似的情形也發生在日本和澳大利亞等地

    福岡案進展

    9月24日,本報特約記者葛偉軍採訪瞭福岡警察局。接受採訪的新聞先生說,日本警察局不願意就案件的具體進展發佈任何新消息。但據日本媒體透露,由於中日兩國之間目前沒有引渡條約,所以很可能中國將受日本的委托在中國國內審判王亮和楊寧。

    公安部日前向媒體透露,涉嫌在日本殺人搶劫的兩名中國留學生王亮、楊寧已被中國警方抓獲。

    6月20日凌晨,日本福岡發生血案,鬆本真二郎一傢四口在傢中被殺害。案發後,日本警方確定來自中國長春的留學生王亮(21歲)和楊寧(23歲)涉嫌參與此案。當時兩人已返回中國並失蹤。

    9月24日,日本《讀賣新聞》向本報証實,日本警方將於9月28日前往中國北京,對王亮和楊寧進行直接調查。此前,福岡血案的另外一位嫌疑人魏巍已被日本警方抓獲。魏23歲,來自中國河南,案發前就讀於福岡市內一所計算機專科學校。

    “這件事對中國留學生造成瞭非常不好的影響。”中國駐日本大使館的田輝女士在接受本報採訪時表示,“比如,目前對中國留學生的簽証變得比以前嚴。當地的中國留學生處境也很不好,當地人已經不太願意接受中國學生打工,甚至中國學生用借書卡借書都有困難。”

    同樣的事情也發生在澳大利亞、法國和新西蘭等地。

    今年7月9日,5名澳大利亞的中國留學生綁架瞭悉尼“得記燒臘”店的華人老板周啟泉,其中最小的一名學生僅17歲,最大的也不過22歲。

    法國目前還沒有中國留學生所為的大案,但是偷搶之類的事情也確有發生。

    在新西蘭的奧克蘭,據當地媒體報道,今年已有20多名亞洲學生被人綁架、暴力打劫及勒索,而對他們施以侵害的則是同來異國求學的同胞。

    盡管隻是個別現象,但中國留學生犯罪問題已引起中國及相關國傢的重視。

    血案影響中國學生形象

    不信任情緒在當地蔓延,無辜受傷害最深的還是大多數在海外勉力求學生存的學生

    福岡血案對當地中國留學生的影響顯而易見。中國駐福岡領事館的一位官員說,8月份以來,有關這個案件的新聞幾乎天天佔據著當地報紙的頭版頭條。

    日本媒體對血案進行瞭詳盡的報道。6月19日深夜至次日凌晨,王亮、楊寧、魏巍3人將鬆本真二郎一傢四口殺害,而後拋屍入海。

    在130萬人口的福岡,生活著6000名中國留學生。不少同學對這起惡性事件感到非常憤怒和吃驚。在當地留學生的一個論壇中,一位網友說他碰巧去見一位日本老人,老人問他這些人為什麼這麼殘忍,他無言以對。

    還有一位網友說:“這件事不早點解決,在外面看電視都心寒。日本人在旁邊的閑言碎語,不想理,但不得不在意!對於現在就要過來的新生,他們的生存環境就更殘酷瞭!”

    福岡的中國留學生小峰在接受採訪時說,至少已經有3名日本人和他見面時聊起這個案件。他說,他周圍的同學也無一例外被問起瞭這件事情,“日本人就此事表現出來的對中國人的不信任是顯而易見的,這從他們說話的語氣中可以感受得到。”

    九州大分縣立命館亞細亞太平洋大學四年級學生董陽陽告訴本報記者,中國留日學生犯罪的例子並不是很多。“我1998年到瞭日本,到現在一共聽說兩起。6年時間兩起,我覺得並不反常。”1998年,董陽陽所在大學的一名中國留學生和4名韓國留學生殺害瞭打工地方的老板,後來造成當地的很多場所不再招外國留學生。董說:“現在已經好多瞭,因為大部分留學生靠自己身體力行說明,留學生大多數是好的,敗類隻是少數幾個。”但董同時表示,發生這樣血腥的事,無辜受傷害最深的還是大多數在日本勉力求學生存的中國學生。此外,那些還在等待簽証結果期望留學日本的學生,會擔心準備瞭那麼久卻可能要望洋興嘆瞭。

    記者還採訪瞭在當地九州工業大學讀一年級的21歲的“輕走”(網名),他說這件事讓他覺得恥辱,“做得太過分瞭”。他還特意到死者傢門口放瞭一束花。

    “目前這件事對我的生存和學習還沒有影響”。但“輕走”和他的同學們都覺得以後當地的工作機會可能會減少。

    留學生小峰還告訴記者,9月16日有26所九州地區的日本語言學校一起召開瞭臨時會議,決定從此加強對中國留學生的招生審卷工作。具體來講就是,招收學生的審查工作將會更嚴密細致﹔對留學生在日本的打工進行限制,嚴格遵守入國管理法﹔在校學生違法時,將該學生介紹來日本的中國方面的中介的名字將在日本語學校中間公佈。

    9月17日,日本《讀賣新聞》的報道說,日本文科省將從2004年起,停止對學業表現不佳的留學生發放每月5萬到18萬日元的獎學金,並且發放獎學金的要求也趨於嚴格。據稱,此決定與福岡案件無關,主要目的是為瞭保証在日外國留學生的素質。目前,日本留學招生還是由各學校按自己的標準來決定。

    協助日本警方調查工作的中國駐福岡領事館的官員表示目前還不能就此案發表意見。領館的另一位官員告訴本報記者,因為目前案件還在偵破階段,這些學生是嫌疑犯還沒有定罪,所以現在不能下結論。他表示沒有聽說日本將調整留學政策,當地的留學生生活正常。領館將在當地的留學生中加強遵守日本法律的宣傳,避免類似案件再次發生。

    類似的事情也發生在新西蘭。奧克蘭市的中國留學生最多,55%的中國學生都在這裡學習。本報就當地媒體報稱的中國留學生的犯罪數據向新西蘭警察部求証,新西蘭警察部毛利和太平洋各族服務處處長皮哀裡·孟羅很快作瞭答復。他說,目前警察部已經註意到少量外國留學生的犯罪行為,但由於這些案件記錄的方法很特殊,目前警察部不能提供精確數據。新西蘭警方將嚴肅對待這一問題,並已和亞洲學生和社區緊密合作。他表示,由於奧克蘭的亞洲人數量增多,新西蘭願意多吸收亞洲人供職於警察部。

    雖然其它城市少有類似情況出現,但奧克蘭的犯罪報道也影響到瞭那裡的學生。現在基督城南方英語學校讀雅思、準備考大學的Terry告訴本報記者:“一有新西蘭的負面報道,我父母都會非常擔心我,他們會第一時間打電話過來詢問情況,發email或者通過QQ留言。我還沒有遇到過這種情況,隻是叫他們放心。”中國學生因此在新西蘭遭到一些歧視,“有些當地人看到中國或者其他亞洲學生單獨走在路上,他們會朝他們嚷‘go home’(滾回去)!”

    他們為什麼走向犯罪

    經濟壓力成為中國留學生海外犯罪的重要誘因,而生源質量下降則為犯罪提供瞭可能性

    一位與魏巍同校的學生很難相信魏參與瞭犯罪,“怎麼也沒想到會是他,說實話,看不出來他竟然有這個膽量。在語言學校的時候,曾經因為大傢都唱國歌而他不唱,被人拿著菜刀追過好幾條街。”事發以後,日本媒體曾赴長春採訪其中一位學生的傢人,其母親對著電視攝像機說:“早就對這個孩子放棄瞭……”

    因為案件正在調查之中,所以關於這些學生為何會鋌而走險還隻能是外圍的猜測。本報特約記者在福岡與九州大學醫學部的一些學生就此案做瞭一定的交流,結論是學生犯罪除瞭自身的原因外,日本留學沉重的經濟壓力及近年來赴日留學生素質的下降也是誘發此案的重要因素:

    1999年,留學日本的張麗玲拍攝瞭記錄片《我們的留學生活——在日本的日子》,該記錄片傳達出這樣一個信息:在所有的留學目的國中,日本算是生存最艱辛的國傢之一。

    董陽陽說:“以前我這一代是被稱作小太陽的一代,衣來伸手飯來張口,在傢裡我從來沒有做過現在常做的那些事情。18歲我來到日本,一個朋友親戚都沒有,完全憑借自己的努力,打工、上學、一個人生活、租房子、搬傢、考大學等等。1999年的時候我在電車上不敢伸出自己的雙手,因為洗碗時洗潔精把我的手傷害得不成樣子。”

    “輕走”告訴記者,通常來日本留學的中國學生傢裡並不富有,很多都是工薪階級,所以要同時打工和讀書,很辛苦。如果傢裡有錢,肯定會選擇美國、澳洲而不是日本。有不少從吉林來留學的學生,傢裡都是借瞭很多錢來的。

    據當地媒體報道,王亮和楊寧案發前都在為學費問題煩惱。王亮今年5月因學費問題而被迫休學,案發前後他曾對語言學校表示能夠支付學費。

    在日本留學的中國學生,素質參差不齊的現象也日趨明顯。與受日本政府資助免交學費的優秀學生相比,更多的中國留學生屬於自費。由於這些年日本本國學生的生源在不斷下降,所以一些大學,尤其是私立大學把眼光放到瞭人口龐大的中國。為瞭吸引大量的學生,留學的門檻一再降低,現在則到瞭隻要交錢,即使從來沒有學過日語,也可以到日本留學的地步。所以,日本本土出現瞭許多規模小、追求短期效益的語言學校以及每個語言學校都有大量年紀輕、沒有什麼社會閱歷的中國留學生。

    高昂的生活費、學費讓年輕的自費中國留學生背上瞭沉重的包袱。雖然現在仍然處於經濟蕭條期,但是日本的物價仍然是中國的好幾倍。一些日常食物的物價,像蔬菜、水果、大米,甚至達到瞭中國的十幾倍。房租也很貴,如果是單身住房,在福岡一般要2000多元人民幣一個月,到東京則要3500多元人民幣一個月。除此以外,自費留學生還要承受高昂的學費。為瞭能夠生存下去,絕大部分自費留學生在外面打工,很多學生每天隻有6個小時的睡眠甚至更少。打工的好處是能夠掙到足夠的錢,來應付生活和學習費用,同時又能接觸社會,交一些朋友,但是打工也隱藏著很多問題,例如很多學生為瞭打工而荒廢瞭學業,少數學生則由於交友不慎而走上瞭犯罪的道路。

    新西蘭中國留學生犯罪的根源則與日本有所不同。“那些學生本來在國內就是那樣,過來沒人管更那樣瞭。這種人在新西蘭留學生中間也很令人反感,因為一個人犯罪,通常會連累整個國傢的留學生或者整個東亞地區的學生。”Terry認為,這些學生犯罪主要是因為他們的性格問題,並不是這邊環境造成的。“一般他們都會找跟自己性格一樣的人紮堆,不上課、不學習。他們都比較有錢,一過來就買車,大多數還是國內一些政府官員或者大企業老板的子女。”雖然他們有錢,但是因為習慣揮霍不加節制,所以可能還是會缺錢,產生搶劫的念頭。Terry說:“父母就算給錢再多,也有花光的時候。不過他們隻是少數,一般都是一些十幾歲的留學生,在國內念過大學的人幾乎沒有出現這種問題。”

    新西蘭教育部9月23日向本報記者提供的數據顯示,目前在新西蘭求學的中國留學生大約有31006名,佔新西蘭所有外國留學生的37.5%,其中念語言學校和大專院校的佔大多數,分別有12000名左右。教育出口每年給新西蘭帶來瞭9.86億美元的收入,成為新西蘭第五大產業。但在這個過程中其生源質量也呈下滑趨勢。

    中國教育部一位涉外教育部門的官員在接受本報採訪時表示,新西蘭在中國招生沒有把好關,到底該讓什麼樣的人來留學?澳大利亞就控制得比較好,雅思要達5.0。新西蘭現在主要是為瞭經濟,什麼人都收。1999年到2002年的四年中,新西蘭招收的中國學生數量突飛猛進,從1999年的總共不到2000人增加到2002年的3萬多人。標準低、數量大的招生政策也許是犯罪率上升的一個重要原因。

    由於犯罪等原因導致海外學生教育環境不盡人意,赴新留學學生數量減少。今年9月17日,新西蘭教育部部長訪問北京,強調新西蘭會採取有效措施保証海外學生的良好教育環境。

    “媒體誇大瞭留學生‘污點’”

    留學生們擔心自己的聲譽受損從而影響將來的擇業,新西蘭政府著手改善中國學生學習、生活境況

    近來,中國留學生的形象問題漸為國內媒體所關註,有的媒體在報道中使用瞭“留學垃圾”這樣的字眼。

    記者在採訪中國留學生的過程中發現,無論他們是在新西蘭、法國還是日本,普遍對國內媒體的留學生報道有些不滿,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瞭媒體報道有失偏頗,同時反映出新聞報道同留學生的聲譽和前途休戚相關。“國內媒體從來不對現在的留學生做任何正面報道。”在新西蘭讀書的Terry說,“這邊的情況沒有國內傳得那麼嚴重,國內的報道誇張得不得瞭。”Terry現住在基督城裡一個由車庫改造的房子裡,每天早上9時上課,下午4時放學,學校很嚴格,上課抓得很緊。“一般我們上課都會覺得壓力很大,因為我們班的學生都快考雅思瞭。” Terry對新西蘭的學習環境感到滿意,因為這個國傢人口比較少、相對比較安靜,而且他認為新西蘭的治安相對來說比國內好多瞭。

    新西蘭教育部國際處的一位官員9月23日接受本報採訪時說,教育部目前不打算就留學生犯罪問題出臺新的政策。“這個犯罪率其實很小,大多數中國留學生還是很好的”。該官員認為,這個問題之所以引起如此大的關註,主要是媒體報道的影響。她表示,新西蘭教育部和其它一些政府部門正在合作撰寫一本留學生新西蘭生活指南,打算發給各國留學生,幫助他們更好更安全地在新西蘭生活學習。在此之前,9月16日在北京訪問的新西蘭教育部長馬勒德向中國政府明確承諾,新西蘭將非常嚴肅地對待中國留學生的安全問題,並且保証新西蘭各院校的教學質量。他表示,新西蘭不能無限制地接受外國留學生,他們將首先考慮學校的教學質量。

    新西蘭華裔女議員黃徐毓芳告訴本報記者,大多數在新西蘭的中國留學生“都是很不錯的”,隻是小部分人出瞭問題。她經常通過演講和公開信的形式向政府施加壓力,希望新西蘭完善有關留學生的各項法規。在她看來,首先要解決的是學生駕車的問題。中國留學生現在被稱為新西蘭最糟糕的司機,在新西蘭觀光的很多遊客經常為此倒黴。她認為留學生應該持有新西蘭駕照,因為中國的汽車方向盤位置和新西蘭相反,國內駕照不足以應付新西蘭交通的實際情況﹔其次,黃徐毓芳認為政府還應該監督學校的辦學質量和增加亞洲警員的數量。黃徐毓芳透露,目前犯罪率特別突出的奧克蘭已經有瞭兩名華裔聯絡官,並且已經基本物色到瞭第三位華裔聯絡官。

    人口隻有400萬的新西蘭社會透明度很高,所以出瞭一件命案在新西蘭就是很大的事情。而中國留學生今年犯罪情況比較突出,所以很容易就成瞭媒體關註的焦點。其結果是一種憂慮的情緒已經在不少新西蘭留學生中飄散,甚至有些人開始自暴自棄。有不少學生覺得媒體報道對新西蘭留學生造成瞭傷害,他們擔心以後即使選擇回國工作,招聘單位也會有偏見。

    為什麼送孩子出國

    傢長們盲目地把出國作為目的,而孩子到瞭國外由於疏於管教,卻失去瞭方向

    據報載,中國如今每年自費出國留學者約在2萬至3萬人,其中中小學生留學人數已佔到一半。年齡最小的是一名5歲幼童到新西蘭上幼兒園。

    中國傢長希望經過在國外的學習後,他們的孩子能夠在回國後獲得社會的回報。在此背景下,國外也出現瞭一批“野雞大學”,專門賺中國傢長的錢。

    有關專傢認為,在這個現象中,中國的傢長應該反思一下自己送兒女出國的舉動。

    作為留學生的一員,Terry在和他周圍的同學交往中感到,一些同學根本連這個世界是什麼樣子都不知道就被傢長逼出國。很多傢長都是為瞭攀比才把孩子送出國。他們認為出瞭國回來就一定比別人的孩子強,而孩子都有好奇心,他們隻知道出來就會有好玩的、有好吃的。其實他們自己一點目標都沒有。而且一般情況下,傢長根本不會知道子女的真實情況。他們無從下手去管他們,一切都在於他們的自覺性。傢長們盲目地把出國作為目的,而孩子到瞭國外卻失去瞭方向。記者在採訪過程中還瞭解到,那些出瞭問題的學生一般傢裡條件都很好,但他們缺乏獨立精神、傲慢而且很難把握自己。

    日本也有少數學生被叫做“太子黨”。董陽陽說,他就有這樣一個同學,很少上課也不打工,但卻可以天天在住處看父母從國內寄來的VCD。“而且,傢裡還給他不停地寄方便面,因為他不會做飯,一個月要寄兩三回。”父母的嬌縱讓孩子即使到瞭國外,也依然得不到成長的鍛煉。法國教育總署的中國負責人楊平告訴本報記者:“來法國留學的學生中,有些人隻是在這裡花錢買文憑而已。有些傢長也是這種想法,隻要以最快的速度拿到文憑就可以。”

    還有一個顯著特點是出問題的學生年齡都很小,一般都是正在語言學習階段的高中畢業生。這個階段的學生剛來到陌生自由、沒有約束的異國他鄉,又不知道自己究竟要什麼、目標在哪裡,一旦生活失控就容易出問題。澳星集團新西蘭留學的負責人告訴記者,一般隻要學生能過瞭這個語言階段進入大學,就不會有太大問題,“因為語言學校裡常常有互相攀比的風氣,但新西蘭的大學要求都相當嚴格,學生也會受環境的影響或迫於學習壓力,慢慢進入正軌。”

    有些傢長還認為把孩子送出國門以後,教育的責任就隻是學校的瞭。這種觀點如果用在對自己的目標很明確、能夠把握自己的孩子身上是可行的﹔但問題是有些孩子根本沒有自己的打算,那就很容易出問題。黃徐毓芳女士建議,不管孩子去哪個國傢,父母最好還是每個星期都和孩子保持聯絡,孩子們還是需要父母的監督,他們也總是會想傢的。

    搶劫

    2003年5月8日,徐丹、王子英等4名在日本專門學校讀書的中國留學生闖入東京都豐島區一丁目的無業男性傢中,用菜刀逼住該男子和與其同居的中國女性,要求他們交出錢財。

    偽造信用卡

    2003年5月27日,日本警方在東京逮捕瞭偽造信用卡的中國留學生集團成員林宗李(23歲)、吳能文等五人。

    殺人

    2003年1月15日,中國留學生張安連續制造瞭兩起殺人案。當日凌晨,張安潛入京都市伏見區的普通民傢,持刀對主婦加藤鬱子的頭部和腹部猛刺,加藤當場身亡。張安在現場搶得現金2.5萬日元。同日午後,張安又潛入附近的另一住戶,將主婦黑巖靜子砸至重傷,得到9.5萬日元現金。

    綁架

    2003年3月31日,白璐(音譯)、侯雨(音譯)和張哲蕃(音譯)三名新西蘭中國留學生綁架瞭同是中國留學生的安迪(英語名),並要求他支付10萬美元贖金,他還被逼寫下5萬新西蘭元借條,才獲釋放。

    殺人

    2003年4月14日,新西蘭奧克蘭北部的奧爾巴尼一中國留學生住所發生爭執,導致兩人死亡、一人重傷,均為20歲出頭的中國留學生,據警方調查初步斷定為情殺。

    綁架

    2003年5月,新西蘭法院判決一名綁架瞭自己同學的中國留學生8年監禁。這名25歲在新西蘭語言學校讀書的中國留學生名叫萬達(音譯),去年11月他在奧克蘭的一傢酒吧綁架瞭他的同學並向其傢長勒索125萬新西蘭元。

    綁架

    2002年3月24日,張易餘、陳春嚴等人在哈密爾頓綁架瞭三名亞洲學生並向他們勒索瞭6000多美元。一個月以後,張易餘等人又威嚇另一名學生,勒索瞭1000美元,張還搶瞭該學生的車。2002年9月10日,張易餘等人又持槍闖入一些學生住宅,強迫這些學生簽署汽車轉讓協議,其後把他們扔在瞭郊外。

    殺人

    2003年9月20日,新西蘭法院判決一名謀殺其女友的23歲中國留學生紀凱(音譯)強制性終身監禁。因女友尤智萍(音譯)有瞭新男友,2002年9月22日,紀凱在基督城開車碾過她的身體,三個小時後尤因為骨盆腔損傷死亡。

    綁架

    2003年7月9日,5名澳大利亞的中國留學生綁架瞭悉尼“得記燒臘”店的華人老板周啟泉,其中最小的一名學生僅17歲,最大的也不過22歲。

    刻字筆價格金屬刻字筆

    刻字服務飛龍刻字筆百樂刻字筆8F7950D3C6CCDC7C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天痕的窩

    t3dspdz5f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